当前位置:
>
>
地 址: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8号
电 话: 010-66038881-222
邮 编: 100031
传 真: 010-66033964
Copyright © China Toy & Juvenile Products Association
京公网安备 110102003522-3
时间:
来源:
分享到:
关键词:

媒体聚焦高研班 品牌授权驱动中国动漫产业2.0时代

01-05
中国玩具婴童用品网

        由文化部文化产业司主办,中国玩具和婴童用品协会承办的第六届国家原创动漫高级研修班(品牌授权方向)于2016年12月9日到12月18日在广州成功举办。品牌授权高研班受到多方面认可并引起媒体关注,《中国经济导报》、《中国文化报》等主流媒体纷纷给与重点报导。

 

        《中国文化报》为本次高研班全程支持媒体,2017年1月4日《中国文化报》报纸和官方微信分别重点篇幅报道和回顾了高研班和授权业一起走过的历程,专题采访了中国玩具和婴童用品协会会长梁梅,并高度肯定高研班和协会在品牌授权行业发挥的重要促进作用。

 

 

        以下为来自《中国文化报》记者程丽仙的专题报道《——从动漫编剧到品牌授权 高研班:陪中国动漫走过第一个十年》:

 

 

        虽然离结业分别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但名为“2016动漫高研班(品牌授权)学员群”的微信群依然热热闹闹,除了日常问候、节日祝福之外,更多的则是发布自家品牌动态、分享行业信息、交流经验、推进合作以及为2016高研班纪念画册搜集资料,群成员甚至约定“为了维系同窗友谊和群质量,不经大家同意不可拉非学员进群”。

 

        这个微信群因为2016年12月10日在广州正式开班的2016国家原创动漫高级研修班(品牌授权方向)而成立,“群龄”虽小但纪念意义不小:不仅点滴记录了101个学员共同度过的紧张而忙碌的10天及之后的交往,也意味着持续举办了8年的高研班划上了一个句号。

 


2016届国家原创动漫高级研修班
(品牌授权方向)

 

        进入动漫业已有8年的葛菁现为北京每日视界影视动画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却是第一次参加高研班,在为赶上末班车而激动的同时她又忍不住怀疑:这个培训班真的可以学到务实的品牌授权知识?或者只是走马观花、例行公事?

 

        “事实上,开班的第一课就震撼了我。”葛菁告诉记者,那一上午3个小时的课程信息量巨大,授课人用SWOT分析法讲解了当前文化产业发展的新形势,用大量的数据、图表从产业、企业、政府、市场的角度由内而外地分析了产业发展新局面,指明了许多正崭露头角的新苗头、新现象和新趋势。“让我深刻感受到动漫产业爆炸性成长产生的巨大社会效应,刷新了我对授权产业的认识,原来此前历次参展、交流和所做的授权只不过冰山一角而已,现在则好像窥见了水下的冰山,也激起我对后面课程的浓厚兴趣和期待。”葛菁说。

 


        课堂上小组讨论

 

        之后的课程包括香港文创和授权行业的发展启示、品牌商标的保护、文化创意产品开发、通路的重要性——被授权商如何有效拓展销售渠道、授权合作双方在合同签订中需要注意的问题等12个专题讲座,以及参观东莞玩具企业、参加2016中国卡通形象营销大会两个实践教学,和每晚都要进行的学员分组交流。

 

        “课件拍照、手写笔记、互动发言、问题研讨、案例实操、交流联欢,让人每天都处于一种亢奋状态中,朝八晚九的密集安排下连瞌睡都不敢打,生怕落下关键内容。”葛菁的这段话生动描述了101个学员那10天的状态,无论是新兵还是“老司机”,都受到了脑力和体力的大挑战。

 


        课堂上踊跃互动发言

 

        广州七戒动漫设计有限公司运营总监欧阳宏利从2005年开始做授权,也是第一次参加高研班。“老师的精彩讲解、学员之间无保留的交流和分享、脑洞大开的讨论,让我受益匪浅。”他结合自身经历和记者聊起学习收获,“我在十年前就做了一个授权网站来推广卡通形象辛巴狗,期间也代理过一国内品牌,但结果并不理想,除了友情帮忙之外,市场很难打开。”他一边欣慰如今辛巴狗仍“活”着且动漫内容、周边产品以及粉丝越来越多,一边感慨国内品牌授权市场空间扩大给卡通形象带来的各种机遇。

 


        课后联欢晚会

 

        从产业链的角度看,这101个学员已构成一个产业小闭环,其效应可概括为两点:一是“谁和谁达成合作”一类的喜讯在微信群里接二连三出现,二是加快了学以致用的发生过程——来自新疆的博州江格尔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大海说,在学习讨论过程中他发现公司原计划明年发布的一批周边产品有很大不足,“已经叫停项目,取消了发布计划,回去后着手修改完善。”

 

        来自山东的青岛领客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王观龙告诉记者,之前对品牌授权的理解浮于概念,此次学习之后,不仅坚定了公司“文化+旅游+动漫”的发展策略,也改变了自己对产品的具体认识,“青青侠形象还要微调,要与青岛本地文化更深层结合,未来授权重点放在水上用品上。”

 


        授权企业实践教学

 

        对葛菁、欧阳宏利等人而言,这是第一次参加品牌授权方向高研班,而对承办方中国玩具和婴童用品协会而言,则是第六次了。

 

        2012年,文化部启动了国家动漫品牌建设和保护计划。为帮助相关企业系统、深入地学习、了解和运用品牌授权,文化部文化产业司委托中国玩具和婴童用品协会举办品牌授权方向高研班,进行专业的授权知识和业务培训。

 

        5年来,品牌授权方向高研班分别在上海、广州、浙江、江苏昆山等地举办了6届。上一届结束即意味着下一届筹备工作启动,每一届所设置的课程虽然在名称上略有不同,但都遵循了一个总原则:让授权和被授权双方企业能从头到尾梳理一遍授权业务,从基础概念到业务实操均有覆盖,以确保参加高研班的每一位学员不管之前是什么基础,在培训后都能对授权业务整体概况有系统的掌握和了解。

 


        中国玩具和婴童用品协会会长梁梅(左二)
        在品牌授权高研班

 

        “每届学员有20%至30%的增长,从第一届的47人到第六届的101人,从第一届的只有动漫企业参与到第六届的授权企业和被授权企业共同参与,不论辐射企业数量还是企业性质都有了可观改变。”中国玩具和婴童用品协会会长梁梅告诉记者,6届品牌授权方向高研班结业学员共400多人,培训企业300多家,邀请授课老师约60人,涉及电影、动漫、渠道发行、品牌代理、互联网、设计、玩具、服装、家居、投融资等多个行业。“他们在各自领域对授权都有深刻理解,本届授课老师中有五位(吴创宇、杨磊、徐卫东、罗芬仪、黄志佳)为高研班讲授两届以上,我本人也担任过两届高研班讲师。”

 

        梁梅回忆,第一届开班时,授权在国内还是个很新的业态,很多企业对品牌授权毫不了解,有的学员甚至连图库等基本概念都没听说过,整个行业可谓是“零基础”。“经过几年来的培育和积累,不论是授权业还是高研班,都有了沉淀。”

 

        梁梅说,刚刚结束的第六届学员给她印象最深,与以前相比,他们对于授权的理解和业务水平都有很大提升,不论是全品类授权的意识、专业的图库设计和法务条款,还是对自身IP的多元开发和联合推广,都发生了质的变化。“本届学员中,像奥飞、天雷等授权商以及邦宝益智等被授权商企业,在授权业务上的成熟和老道都让人刮目相看。”

 

 

         “这个班作风特别好,从一开始就紧紧凝聚在一起,大家分成10个小组以满腔热情投入大容量、高密度的学习,有竞争有合作,结业汇报也是一场头脑风暴。”文化部文化产业司企业发展处处长马力参加了本届高研班的开班授课和结业答辩,也亲历过之前几届的筹办,“这6届高研班弥补了国内品牌授权领域高端实战课程的空缺,培养了一大批品牌授权行业高级人才。”他说。

 

        不同于学员第一次参加的激动、中玩协第六次承办的熟练,本届高研班给马力的感觉则是“且行且珍惜”——他在2008年就参与了首届高研班的筹备工作,又亲历了最后一期的品牌授权方向高研班。

 

        2006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转发财政部等部门《关于推动我国动漫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2008年8月,文化部印发《关于扶持我国动漫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同年,在财政资金的支持下,文化部开始举办“以培养优秀动漫人才特别是动漫创意、策划、研发、营销的高端人才为目标”的高研班,第一期是2008年11月在北京电影学院举办的动漫编剧方向高研班。

 


        马力,文化部文化产业司企业发展处处长

 

        之后的8年里,高研班在北京、上海、杭州、长沙、广州、厦门等地陆续举办了20多期,学习方向包括动漫技术、动画导演、漫画创作、动漫市场、新媒体、动漫编导等,参训学员近2000人。

 

        “通过对高端人才的培养带动原创动漫的发展”可谓高研班八年来不变的使命。若将当下的动漫从业人员整体比作一支军队,则可发现:几大动漫“军团”的根据地和高研班举办地高度重叠,活跃在一线的各主力干将的名字与高研班参训学员名单高度重叠。从这个角度而言,高研班无愧于“中国新一代动漫人才的黄埔军校”之誉。

 

         “高研班成功完成了自己的使命。目前,动漫产业已从1.0进入2.0时代,动漫企业应更好地发挥自身作为市场主体的作用,企业经营者在加强内部管理、团队作风建设以保证企业长远发展的同时,还要加强自身学习,不断开阔视野,拓宽发展路径。”马力说,“动漫行业靠创新驱动,动漫产业一头连着战略新兴产业,一头连着传统产业,低头拉车还要抬头看路,找到自己融入国家经济发展大局的路子。”

 

相关新闻